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特殊群体触网难尴尬该如何解除

2019年03月28日 栏目:娱乐

特殊群体“触难”尴尬该如何解除?作者:未知来源:新华社新华社成都5月21日电  题:特殊群体触难尴尬该如何解除?新华社吴文诩 梁

特殊群体“触难”尴尬该如何解除?

作者:未知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成都5月21日电  题:特殊群体触难尴尬该如何解除?

新华社吴文诩 梁天韵

随着互联技术的发展,政府站所承担的信息共享、办事和公众参与等职能日益重要。但由于无障碍建设滞后,一些残疾人、老年人及文化程度不高的群体却屡遇触难尴尬。无障碍政府站建设还存在哪些难点,该如何解除?进行了调查。

验证码就是个拦路虎

1993年出生的吴祥是盲人,现在他几乎每天不离身。通过读屏软件,吴祥能够像许多同龄人一样,聊天、浏览、上购物和使用打车软件等。

多位受访视障人士表示,随着技术进步,上获取信息已不是难事,但仍然常常遭遇尴尬。比如,某些站或软件更新过后,出现了大量没有文字标识的图片和视频,导致读屏软件无法顺利读取。

验证码就是个拦路虎,遇到了只能求人帮忙。大多数验证码由不规则的字母和数字组成,有的还是无法识别的图片。吴祥说,由于缺乏语音验证码,几年前还有盲人用户向有关部委发公开信,要求公开无障碍支持方案。

从互联上方便快捷地获取信息,是交流信息无障碍化建设的重要内容。2012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规定,无障碍环境建设是指为便于残疾人等社会成员自主安全地通行道路、出入相关建筑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交流信息、获得社区服务所进行的建设活动。

北京市人大代表吕争鸣说,当前社会无障碍环境建设水平总体偏低,尤其是政府站的无障碍建设相对滞后。根本原因在于思想认知不够,从技术和经济成本角度来看,政府无障碍站的建设完全具有可操作性。

在成都市长期从事盲人语言电脑教学的盲人老师袁悦悦认为,无障碍站建设并不是要求所有站都开口说话,那样既不现实成本也高昂。对盲人群体来说,只要通过自带的读屏软件能正常读取和使用站的功能就是无障碍。

公共服务站无障碍建设仍有差距

随机点开几个政府部门的站发现,政府门户站基本上都有无障碍通道,但大多数职能部门站却并未进行无障碍改造。在具体内容方面,不少政府站的图片和视频还未设置相应文字介绍,有的栏目是读屏软件无法识别的醒目图标,部分标题字体放大后会出现重叠等问题。

袁悦悦说,一次自己独自去医院看病,沿着盲道都快走到医院了,但就是进不去。原来医院没有盲道入口,自己围着医院转了好久。无障碍政府站也类似,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问题,对普通人来说不会造成困扰。但对盲人来说,就如同摆在面前一道永远无法迈过的坎。袁悦悦说。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维权部处长张东旺说,人们所接受的信息90%以上都是通过视觉和听觉,而对存在视听障碍的人来说,信息获取十分艰难。近年来,各级政府大力推进政府公共服务站无障碍建设,但离实现信息获取无障碍的目标尚有差距。

举例来看,希腊在2015年实现了所有政府站的无障碍改造。我国有数万个政府站,但完成无障碍改造的比例相对较低。张东旺说。

四川省政协委员丁二中说,涉及到民生领域的部门站应该加快无障碍改造进度,比如民政、教育、医院和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的盲人数量已经超过1000万人,仅四川省就有超过100万的盲人。对具体的某个领域来说,有无障碍需求的盲人只占很小比例。但对每个盲人及其家庭来说,生活需求都是和不可替代的。

无障碍改造亟需完善标准体系

不少受访的络技术人士表示,当前无障碍站建设缺乏统一的标准。在技术层面,重点应该聚焦如何有效对接读屏软件的识别功能。

特殊群体触网难尴尬该如何解除

新站建设时,程序员编写程序必须考虑到无障碍的需求,旧站功能改进同样如此。

软件的改造往往比硬件更难,因为这涉及到设计思想的改变。丁二中说,无障碍政府站是特殊人群获取信息和反映问题的渠道,是政府执政为民的窗口。当前站建设还较为滞后,主管部门应该加强指导。

袁悦悦表示,缺乏刚性的监督手段也制约了无障碍环境建设。很多盲人朋友反映,遇到问题时往往投诉无门。创造条件给残疾人提供公共服务,不是让他们享受特权,而是保障其基本权利。袁悦悦说。

吕争鸣认为,对于无障碍环境建设,政府职能部门要发挥好带头作用,同时积极引导和营造无障碍建设的社会氛围。无障碍建设不只服务于残疾人,当我们慢慢老去,身体机能逐渐退化后,一个无障碍的环境能让大家继续保持较高的生活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