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EllenPao败诉了女性从业者的平等权

2019年03月04日 栏目:网络

Ellen Pao 败诉了!女性从业者的平等权益走向何方? 像 Ellen Pao 这样的女性其实一直都处在双输的局面:踌躇不前的时候,其他

Ellen Pao 败诉了!女性从业者的平等权益走向何方? 像 Ellen Pao 这样的女性其实一直都处在双输的局面:踌躇不前的时候,其他人会认为她们没有胆识;但当她们展现出更多自信时,人们又会觉得她们妄自尊大。

状告凯鹏华盈的 Ellen Pao 败诉了,这对科技行业的女性从业者又是一次打击。

Ellen Pao 之前曾担任凯鹏华盈的高级合伙人,但后来被其他合伙人以负面评价踢了出去。2012年5月10日,Pao 提起针对「性别歧视」的诉讼,将凯鹏华盈一纸诉状告上法庭,指责其他男性合伙人对其进行私人报复。不过,凯鹏华盈方面则坚称,解雇掉 Ellen Pao 只是因为她的业绩差强人意。

2013年,王一山辞职后,Ellen Pao 加入了 Reddit,扛起了临时 CEO 的重任。

在庭审中,Ellen Pao 声称其曾被自己的同事 Ajit Nazrem 施压,而被迫卷入一起纠纷。

EllenPao败诉了女性从业者的平等权

相比其他案子,Pao 的团队将这例案件的关键放在了一个更广义的关注点上。在他们看来,性别歧视随时随地都会发生,而且当它们发生的时候,当事人可能并未察觉。Pao 的辩护律师表示,像 Ellen Pao 这样的女性其实一直都处在双输的局面:踌躇不前的时候,其他人会认为她们没有胆识;但当她们展现出更多自信时,人们又会觉得她们妄自尊大。与此同时,男同事们却会因为他们的胆识而受到称赞。

一项研究表明,自互联时代来临后,风投行业女性合伙人的占比已经从10%下跌到6%。但现实是,即便 Pao 胜诉,也不能阻止女性从业者工作环境的每况愈下。为什么?

首先,这起诉讼是由一位已被解雇的女性提起。通常情况下,只有集体诉讼案件才能在行业内带来大范围的、实质性的改变;而且因为风投机构本身行业的局限性,并且女性从业者比例微小,所以很难会有针对雇主的大规模诉讼。

虽然 Ellen Pao 是风投行业的批维权者,但在华尔街,性别偏见早在20年前就随处可见了。1980年代,当女性蜂拥至金融业,只为在玻璃幕墙背后为自己找到容身之处时,90年代便有了一桩桩一件件针对金融公司的性别歧视诉讼案。但直到现在,金融业仍是性别歧视的重灾区。事实上,在 Pao 的案件中,关于华尔街两个不同世界的比较就被提及过。凯鹏华盈合伙人、华尔街老兵兼「互联女皇」Mary Meeker 告诉地检:「我们正在谈论的不是华尔街」。与此同时,Meeker 还告诉调查者:「凯鹏华盈是我见过的友善、令人喜爱、温和的工作场所。」

一些早期的华尔街性别歧视案件,充斥着众多动漫化元素,比如发生在90年代中期臭名昭著的「隆隆屋事件」(Boom-Boom Room)。当摩根大通一名经纪人看过数位女性金融顾问的宝石后,他向她们表示:「戴这么多东西,你腿肯定没合起来过!」此外,这名经纪人甚至还在一间地下室宣布成立了「兄弟会」,用坐便器一样的容器装饰了这里,并通过广播召唤其他男同事来这里享用鸡尾酒。当然,作为兄弟会性质的男性独裁帮派,这里不可能有女性雇员的容身之地。

终,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女性雇员们将摩根大通告上法庭。这起案件的胜诉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不仅让这些遭遇差别对待的女员工获得大笔的赔偿金,而且还敦促华尔街的资本家们重视起了多元化项目。

然而,尽管时代在进步,但性别歧视却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和隐蔽。如今,这类案件已很难得到「隆隆屋事件」这样完美的结果,而是变得愈来愈与日常的决策有关。也许有人还是会靠法律手段解决,就像 Ellen Pao 这样;但终,大多数人也只会在红利、加薪等的诱惑下服软。另一方面呢?风投表示自己不会再报销男性合伙人去脱衣舞俱乐部的账单,但在一个从来都由男性掌控的行业,要真正实现平权仍举步维艰。「别忘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行业,那些由男性主导的高层仍在对此进行商榷,」Cyrus Mehri 是一位律师,她目前正代表摩根大通和花旗银行的女性雇员与这两家公司进行谈判:「如果他们同意这些条例,便意味着女性在这个行业的地位才开始慢慢有所好转了。」

「隆隆屋事件」已过去了近20年,但性别歧视诉讼案件仍在激烈增加,而女性从业者仍不得不活在男权世界。Ellen Pao 虽然输掉了案件,但她大张旗鼓的宣战已在科技媒体、社交站等平台引起了人们警觉,并且可能已为风投机构们敲响了警钟,督促它们在性别平等议题上更加自省和进步,以避免未来不必要的麻烦。

部分内容来自:Medium